异界重生之大资本家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私生子(第1/1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缕阳光从窗外撒落,照在了威尔的脸上。

    这是一间充满了欧罗巴中世纪风情的房间。

    砖石所堆砌而成的墙壁,硬质的木板上铺着一层棕黄色的地毯。地上散乱着各样的物件。屋子不大,那铺着厚厚的鹅绒垫子的大床就占了一大半的空间。床旁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方是一座老曲木没错,最便宜的那种家具衣柜,柜子旁还有一面梳妆的用的半人高镜子。只是,无论从那显得十分模糊的一格格玻璃,还是脏的要命的猩红色窗帘布上,又或者是屋中凌乱不堪的摆设,都可以看的出,这间房屋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

    威尔打了一个哈切,很不情愿的从他那温暖的大床上起身,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床前那半人高的镜子前,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妆容。

    威尔的家世很显赫,他的家族是北方最大帝国中最为耀眼的家族。

    一门三公爵,父子四元帅。

    他的家族很牛逼。这是世人公认的看法。

    然而,对于威尔来说,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倒不是他不想要沾一下封建主义腐朽贵族的光,而是他想沾也沾不了。

    他的家族的确很牛逼,然而却在政治博弈之中站错了队。以至于新皇刚一继位,就不顾一起也要将他的家族连根拔起,消弭后患。

    最终,他的家族落败,除了他之外,所有的成员都被新皇诛杀。就剩下了他这么一根独苗,依然坚挺的立于寒风之中。

    对于这场掀及北方绝大部分地区,号称血腥之月的超大动乱,威尔最为直观的感受便是,他每个月从商行中可提取的生活费从一千个金伦,变成了如今的0。

    威尔这副身躯的前主人是个私生子,还是罕见的黑发黑眸。无论是生理特征,还是心里特征,他都与那个家族的成员显得格格不入。

    在这个时代,私生子是没有资格继承家族资产的,更受到家族成员的鄙夷与排挤,甚至没有资格继承家族的姓氏,连个像样点的名字都没有。所幸的是,他从小就被检测出有魔法天赋,从而被家族送到了南方的魔法公国瓦伦。

    不过这个私生子还是比较倒霉的,由于水土不服,他还没有到瓦伦便换上了热病,一命呜呼,最后便宜了威尔这个外来户。

    魔法!

    当威尔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几乎以为是在做梦。

    前世在与游戏中才能出现的词语,在这个世界上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

    不过不同的是,魔法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也并不是人类的专利。魔法的种类与派系众多,从远古而来,不断的消亡与新生。即使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渊博的学者,恐怕也说不出所有魔法的种类来。

    所以,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魔法师都是专精一系。因为魔法的博大精深,也因为人的精力有限。

    人类主流的魔法派系有四大类,元素系,圣光系,工程系与黑魔系。

    威尔是个非主流,所以他选择的是治愈系,一个不起眼的魔法分支。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选择,完全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众所周知,魔法师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种。由于其稀有与高价值,所以每当一名魔法师从学院之中毕业,都会被各方争取,赋予丰厚的报酬。

    只是,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与这份高回报所相伴的,则是高风险。魔法师作为暴力输出,毕业之后的第一个去处就是军队之中。而无论是什么样的战争,敌人第一个想要的干掉的,就是军队之中的魔法师。

    威尔是一个比较怂的人,准确的说,他的理想就是吃好喝好,白头到老。他没有称霸天下,后宫成群的野心。

    而治愈系,则是满足威尔这一伟大理想的最好职业。

    作为治愈系魔法师绝大部分时间里,便是安安稳稳的待在后方,替大大小小的贵族的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工作稳定,收入不菲!

    凭借着这一身份,只要肯怂一点,威尔完完全全可以一辈子富贵不愁。毕竟,威尔当初机智的用了假的姓报名,也没有走家族的渠道进入尼伯龙根学院。唯一与北方那个豪族的联系就是每月取钱的商行,现在也早已经断绝。而北方诸国与南方的政治差异很大,他的名字虽然被北方那位刚刚继位不久就被誉为雄才大略的帝王列在了必杀名单之上。不过对方的势力,要想在南方有所作为还是不易的。

    魔法公国瓦伦是南方魔法联盟的一员,而威尔所在尼伯龙根学院,更是瓦伦乃至整个大陆最为杰出的魔法师学府,且没有之一。

    现在魔法公会最高理事会十二首席之中,有五个便是出自尼伯龙根。

    通常这样的学府,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学费异常的贵。

    一千个金伦,对于普通的平民来说,是一笔花不完的巨额财产。但是对于尼伯龙根的学子来说,不过是一个月正常的开支而已。

    在这里求学,花费是巨大的。所以当威尔悲催的发现,自己每个月可从商行提取的生活费降为零之后,他陷入了财政危机。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经过前世二十几年的唯物论思想教育,威尔抽丝剥茧,从客观现象之中发现了普遍存在的真理。

    那便是,无论是在哪个时代,学渣这种生物都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数量不菲。

    而在尼伯龙根,这帮学渣普遍还很有钱。

    “二十个金伦一篇魔法论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只要二十个金伦,只要二十个金伦!二十个金伦,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于是,在一众学渣上课的必经之路,威尔怀揣着一大堆羊皮纸,满怀笑脸的兜售着。

    威尔的生意很好,总共十几分钟,就兜售出了四份,收获了八十个金伦。

    感受着钱袋子中沉甸甸的分量,威尔很是满意,迈步走向了教室。

    屋子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古旧的办公桌,它的主人坐在桌前,此刻正饶有兴致的把玩着桌上的几张羊皮纸,一如纨绔子弟在逗猫弄狗似的闲暇。

    屋中的主人已经年近半百,却以玩世不恭为世人熟知。作为魔法公会最高理事会十二首席中最为年轻的一位,乌密尔弗朗西斯平时最大的喜好,便是在无聊的时候找些乐子。

    咚咚咚!

    屋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少女。少女很美,是那种男子第一眼看见就再也无法忽视类型。

    亚麻色的长发垂至腰间,少女身材高挑,皮肤细腻如瓷,一双湛蓝的瞳眸深邃不见底。即使身穿的是那让寻常女巫最为痛恨的毫无特点学院服,也完全无法掩盖少女那与生俱来的美丽。少女仿佛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为这间屋子增添了最为靓丽的光彩。

    “梅尔蒂亚,是你的老师让你来的么?”

    名叫梅尔蒂亚的少女点了点头。她的老师狄安娜和乌密尔一样,同位于十二首席。与乌密尔的玩世不恭不同,狄安娜年轻时便是一位出了名的静美人。

    “是的,老师让我来拿星辰图。”

    “在那边,你去拿吧!”

    乌密尔随意的指了指屋旁的一个柜子,上面摆满了各式的书籍图册。

    “梅尔蒂亚,听说你刚刚通过了魔法公会的高阶魔法师测试?”

    “是的!”梅尔蒂亚从杂乱的图册中翻找着所需要的那卷星辰图,顺口说道。

    “以你这个年纪就能够达到高阶魔法师,的确了不起。”

    梅尔蒂亚有些诧异的回过了头,印象之中的乌密尔可是很少夸奖人的,

    “每个人的天分都是不一样的。对于一个寻常的魔法师来说,高阶已经是一生的极限了。而对于我们这样的天才来说,高阶不过是一个开始,甚至连真正的魔法领域的门口都算不上。”

    梅尔蒂亚从小都被人夸为天才,无论是违心的谄媚还是真心的夸赞。对于天才这类的词汇,梅尔蒂亚差不多可以免疫了。

    不过第一次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或者说不要脸皮的称自己为天才,梅尔蒂亚感觉还真有点怪怪的。

    “毋庸置疑,天才便是天才,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没有人能够掌握所有的魔法支系,所以专精一系才是最好的选择。这是那些学子来到学院第一天导师便会教导他们的话。这是一句正确的话,可也是一句毫无意义的废话。试问自魔法纪元开始到如今,在历史上留下了印记的魔法师,无论是名垂千古又或者是遗臭万年,又有哪一个只是专精一系的庸才?”

    “您的意思是?”

    “梅尔蒂亚,以你现在所取得的成就,已经可以和学院之中一些魔法教授比肩了。相信到你毕业的时候,这个学院大多数的教授也无法和你相比。只是,一路顺风的人生往往对自身的成长是不利的?要不要试着给自己找个对手?”

    乌密尔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微笑,他看着梅尔蒂亚,十分轻松的说道。

    “我很期待!”

    梅尔蒂亚展露笑颜,对着乌密尔一礼,接着便优雅的离开了。

    “格欧费茵家的人,无论何时都是这么自信。”

    乌密尔轻笑了一声,接着便看向了桌子上的几张羊皮纸。

    “威尔舒马赫!有意思的人!”